4/19/2013

恐怖分子是誰? (雷鼎鳴)


波士頓馬拉松賽事在人多之處發生爆炸,再次提醒美國人民恐怖主義還未根除,恐怖襲擊隨時又再殺到埋身。


我們若看一看數據,便知道從小布殊開始的「反恐戰」根本沒有成功,美國雖派兵佔據伊拉克與阿富汗,但恐怖襲擊卻不減反加。芝加哥大學政治系有位深信經濟理論的,研究恐怖分子的專家,叫丕配(Robert Pape),他寫過兩本書分析恐怖活動。


據他的數據顯示,從19802003年的24內,世界上共發生過345宗自殺式恐怖襲擊。但美軍攻打阿富汗及伊拉克後,在20042009短短六年間,同類的襲擊增至1,833次。高峰期在2007年,一年便有531次自殺式恐怖襲擊,後來美軍開始撤退,襲擊的數量才稍為下降。


恐怖分子可能是住家男人



美國政府本來認為,恐怖分子主要都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極端分子,只要殺到他們的老家,便可把他們根除,反恐戰便算成功。丕配的研究卻發現,美國政府完全把形勢搞錯了,這些恐怖分子根本與宗教無甚關係,而且伊斯蘭教本身也視恐怖襲擊為犯罪。那麼,這些恐怖分子究竟是甚麼人?


恐怖分子首先並不一定是狂熱的宗教信徒,他們的目標非常世俗,與天國無關。例如,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(Tamil Tigers)在八、九十年代發動了76次襲擊,目的全都是要搞分離主義,無宗教色彩。這些人幾乎都面目模糊,多數是新手,很可能屬於「住家男人」類型,下班後或許喜歡回家煮煮飯,看看球賽而已。有人以為,他們的教育水準偏低,所以容易受人唆擺利用,做出傻事,枉自送掉性命。但事實也非如此,他們當中有42%的學歷,超過中學,可見他們並不都是文盲之輩。他們甚至不用接受嚴格的訓練,襲擊的方法可以很簡單,例如波士頓今次所用的便類似「土製菠蘿」,整個恐怖流程,可視作為「不用收費的專營權」,方法可供人自由模仿,這更似是一個運動,而不是有組織嚴密策劃的活動。


佔領造成仇恨



為甚麼美國的反恐戰愈打愈多恐怖襲擊?港人或美國人沒有注意此點事實,可能只是因為他們沒有留意中東或中亞的新聞而已。據丕配的分析,最大的問題是美國派兵佔領別人的地方。佔領容易造成仇恨,你佔領時誤殺(或故意殺掉)一個人,隨時可製造出十個充滿怒氣的恐怖分子。十多年前,小布殊把一位1973年便去世的哲學家史特勞斯(Leo Strauss)「追封」為「國師」,因為史氏贊成「先下手為強」的戰略,美國政府可用此為其侵略別國的政策辯解。但史氏同時在其著作中警告,千萬別佔領別人國土,小布殊政府卻對此選擇性地忘記掉。


美國在世界到處樹敵,在其佔領過的地方所造成的血仇既不能解,恐怖分子也不會就此消失。這些恐怖分子就其反侵略的一面有其正義之處,但為甚麼幾乎整個世界一提恐怖分子便同聲痛罵?原因很簡單,無論他們的目的如何正義,但所用的報仇方法累及無辜,The end does not justify the means,世界人民不能接受他們的行為

 

(Sky Post   2013-4-19)